伽师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韬蕴资本接盘易到始末:无奈的接盘侠和出局的乐视人

被陶云资本接受后,易建联就去了里面开始“清洗”。7月17日,易志福任汝贤、首席技术官元彬、法律副总裁刘晓庆、人力资源副总裁马东向公司提交辞职申请。除了乐视的上述四位易通高管之外,易通首席执行官彭钢和董事长何艺的离职也开始倒计时。许多知情人士向网易福克斯透露,陶云资本正积极帮助易建联寻找新的首席执行官候选人。陶云资本没有继续担任现任核心高管有两个原因:1 .陶云资本希望易建联彻底去除“乐视”的标签,让易建联以更开放的态度走上正轨;2、易到目前的管理很难把易到陶云的希望的高度。

今年6月29日,网易专注于披露,并证实了陶云资本接替乐视成为易达股东的消息。此后,乐视向一些媒体宣布,陶云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文晓东(Wen Xiaodong)接管易建联,“用他的营运资本帮助他的老朋友贾月婷”。然而,网易关注的是陶云资本别无选择只能接管的局面。他们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乐视影业和其他乐视公司上投下了数十亿美元。看到乐视系统濒临崩溃,陶云资本急于收购一些优质资产,以降低沉没风险。然而,收购后,陶云资本仍需继续向易道输血。

作为一家纯粹的金融投资机构,陶云资本长期无意轻松运营,这也是其刻意保持低调、取消彭钢大力倡导的新闻发布会的原因。陶云资本成为易信的大股东后,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让易信迅速走出之前的资本危机和信任危机,正常运营,从而具有再融资或转售的价值。温晓东日前表示,为了解决资金容易获取的问题,陶云资本将向资金容易获取领域注入230亿元人民币。然而,为了恢复易建联的声誉,陶云资本需要尽快为易建联找到一个负责任的人来信任市场。创始人周航拒绝返回,这一愿望被搁置。

对易迪来说,过去的六个月是刀口舔血的半年。陶云资本上任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中国最早的在线汽车预订平台,目前拥有4000多万用户和600万平台所有者。虽然之前的提现问题给易生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但如果操作合理,易生仍有重新崛起的基础。网易强调回顾乐视过去两年的沉浮,分析其由旧变新的成就和失误,具有重要意义。

有趣的是,在“谁破坏了便捷通道”的问题上,有人指责彭钢和周航,每个人听起来都有自己的依据。

无奈小组成员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网易聚焦,6月28日上午,陶云资本和乐视同意接管这项轻松的业务,但尽职调查尚未完成,“我没想到乐视会在今天下午宣布这一消息”。乐视如此紧急的原因是,易建联此前曾承诺在6月29日彻底解决司机无法取现的问题,此前他多次违背承诺。在北京、上海等地,交通便利的办公楼长期被司机包围,冲突频繁,安全问题严重。

"乐视迫不及待地想摆脱这个负担,因为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这些人说。

对于陶云资本来说,接管完全是无奈之举。陶云资本于2014年首次联系乐视。后来,先后投资乐视移动(2亿)、乐视体育(3.2亿)、乐视影业(未披露)、乐视汽车(3.34亿)等乐视项目。陶云的资本管理合伙人郭振在2016年12月的多赢金融品牌战略升级会议上表示,陶云已经在乐视投资超过15亿英镑。网易的重点是陶云资本在乐视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上述人士表示,陶云资本对乐视的大赌注是对“贾跃亭战胜困难的实力”持乐观态度。据悉,贾月婷个人对多次融资有无限担保,并承诺年收入12%,以及新一轮融资上市的时机。但是现在,几乎所有这些承诺都没有兑现。一致

众所周知,乐视遭遇了金融危机。陶云资本一直试图讨债,但乐视没有钱。因此,子公司偿还债务和债转股的方法被提上议程。当时,乐视被搁置以还债。除了容易到达之外,乐视、华视传媒和世茂实业也是三等资产。经过权衡,陶云资本选择了一个相对较好的谈判筹码。然而,陶云资本仍有数十亿资金。

但是乐视在交易对价上没有给陶云折扣。换句话说,陶云资本的收购价格与乐视2015年的收购价格基本相同。“如果你没有得到它,你只能等乐视偿还这笔钱,你可能会一无所有。”这些人说。在获得陶云资本的投资后,“现成的乐视”计划于7月4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内部人士向网易福克斯透露,此次会议得到了彭钢的大力推动,但后来被陶云资本阻止。

作为一家纯粹的金融投资机构,陶云资本无意长期轻松运营,这也是它故意保持低调并取消记者招待会的原因。对于陶云资本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帮助益智走出危机。公司运营顺利后,陶云资本可以为易智寻求新一轮融资或直接出售。

摆脱危机需要与过去隔绝,尤其是乐视。周航的回归可能是摆脱危机的最快方法。毕竟,周航是最了解这家公司的人,他创建了易访问。然而,一个接近周行的人说,“根据周行的性格,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陶云资本与彭钢领导的管理层进行了多次接触,并进行了采访和调查,似乎很难相信这个贾月亭的前员工。此外,陶云资本似乎并不认同彭钢在过去两年中所做的一系列营销案例和企业管理成就。

让陶云资本特别不可接受的是,陶云资本首笔资金到位后,彭钢并没有完全释放司机的取款,而是要求每月取款次。网易关注了几个司机的QQ和微信,发现很多人对易建联的“留守”有不好的感觉。许多司机说,他们不敢每月提取一次现金,对易建联的资金没有信心。这一措施极大地影响了容易达到的品牌恢复效果。在陶云资本的监督下,提款期将从1月改为本月底的一周。

各种迹象表明,陶云资本将会用剪刀差的方法清除乐视所有容易进入的高管。7月17日,易志福任汝贤、首席技术官元彬、法律副总裁刘晓庆、人力资源副总裁马东向公司提交辞职申请。

除了乐视的上述四位支一高管之外,支一CEO彭钢和董事长何毅离任的倒计时也已经开始。许多知情人士向网易福克斯透露,陶云资本正在努力帮助易建联找到新的首席执行官。

这个易于理解的音乐和电视节目可能会在几个月后完成。

贾跃亭、周行和彭钢之间的恩怨。

现在回顾乐视控股易手以来的两年,回顾复牌的得失,对乐视控股的未来发展可能有更为借鉴的意义。

2015年10月,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易手。当时的背景是,易纲在上一轮融资中获得的1亿美元并不多。然而,在滴滴和优步之间的战争中,市场份额正在缩小。该公司面临生存问题。乐视进入后,贾跃亭起初没有派太多人去易建联。他只为周航提出了一个目标:能超越优步,回到汽车行业的第二名吗?

现在回想起来,贾月婷的目标已经为烧钱的宽松补贴拉开了帷幕。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6月,在224天的“100%充值活动”中,用户累计充值金额达到60亿元。真正的金银出柜后,容易拿到的日订单量也从数万增加到了一百万。当时,双方对结果都非常满意,但60亿元的差距很快就暴露出来,因为乐视资金不足。

谁应该拿着冲回来的锅?贾跃亭有责任,周航也有责任,而彭钢、w

加入易建联后的早期,彭钢只负责市场业务。易建联的前员工告诉网易,彭钢工作非常努力,但也带来了一系列乐视风格:喜欢召开会议,打鸡打血,挑细节,也喜欢做办公室政治。一名容易联系到的员工被彭钢批评为在微信上回复彭钢太慢。“你对我有意见吗?”不久之后,员工离开了公司。

彭钢激进而高调,而周行温和而艺术。乐视和它所代表的彝族文化之间的冲突,很快从市场部蔓延到其他部门。彭钢以周行的名义与腾讯作战,并用血腥海报来宣传市场,这让包括周行在内的员工难以接受。“低!”这个词被许多前雇员用来概括彭钢玩的一系列游戏。然而,与彭钢关系密切的支一工作人员认为,随着在线汽车预订行业的激烈竞争,周航绅士的游戏风格根本行不通。

市场部的老员工正在慢慢流失,他们变得越来越“乐视”。但是在周航今年的公开信发布之前,这些冲突已经水落石出。今年4月17日,周航发的公开信指责乐视挪用益智13亿资金,引发益智欠款问题,从而使矛盾公开化、扩大化,引发了一系列后续问题。“周航这样做是在扼杀公司,”接近彭钢的员工易迪告诉网易。现在回想起来,无论是因为感情、责任还是利益纠纷,周行的举动确实把易建联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但是今天,这一举动加快了支一离开乐视的步伐,给他带来了新的生活。

当然,也许他们是唯一最了解贾跃亭、周行和彭钢优缺点的人。幸运的是,随着陶云的资本到来,容易获得的故事将不再与它们联系在一起。接下来,我们需要看看神秘投资者温晓东能否带领易建联彻底走出困境。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伽师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orrameu.com 技术支持:伽师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