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师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专家呼吁教育部门把“学龄前”特教纳入管理

CDPF负责学龄前儿童,教育部负责学龄儿童。这项规定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严重脱离现实。专家呼吁“中国特殊儿童早期教育的管理权尚未理顺,政府的巨额投资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在最近举行的第七届上海“为儿童”国际论坛上,南京特殊教育职业技术学院副研究员谢明通过他的论文《对我国特殊儿童早期教育康复机制建设的思考与对策》呼吁全社会关注这一问题。

康复机构发展迅速

20世纪50年代初,教育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就特殊儿童的教育和康复达成协议。在特殊儿童的分阶段教育和康复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负责学前教育和康复,教育部门负责学龄(6岁)特殊儿童的教育和康复。这种分裂一直持续到今天。

谢明在他的论文中说,根据目前的情况,CDPF系统负责特殊儿童的早期教育和康复,这有利于对这些儿童实施早期干预原则。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首次在教育部直属的一些高校开设特殊教育专业,开始对特殊儿童的教育康复和社会发展进行系统研究,并开始在中国培养特殊教育教师。由于教师的保证,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特殊教育学校的数量急剧增加。根据相关资料,到2007年,中国有1,674所各类儿童特殊学校,教职工超过3万人。由于高校特殊教育专业数量的增加,出现了大量关于特殊儿童教育和康复的科学研究成果。对各种特殊儿童的理解正在加深。人们一致认为,对特殊儿童的早期发现和干预以及对教育和康复的早期干预有利于他们以后的成长。因此,针对学龄前特殊儿童的幼儿园等特殊儿童早期教育和康复机构近年来发展迅速。

很难解决资金问题应该是件好事。

然而,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制度问题,教育署开办的特殊儿童早期教育及康复机构在教师人手、办学经费等方面遇到问题。此外,学前教育是教育和康复的非义务阶段。因此,特殊学校开办的幼儿园只能通过向家长收费来解决购买必要的教育和康复设备的费用。然而,CDPF开办的康复中心的大多数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书,更不用说准备工作了。但是,这些组织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因为它们已经成立多年,有固定的专项资金在各级支持CDPF,并已得到民政部门的批准。除了康复之外,教育部门很难对这些儿童的教育给予指导。这导致了不受政府教育当局约束的学前教育机构的形成。这种由系统引起的问题影响到这些特殊的孩子。

心理学研究表明,0-6岁和7岁是神经系统结构发展、心理发展、生理发展、知觉发展和运动发展的重要时期。教育和康复中的早期发现、早期干预和早期干预有利于特殊儿童的成长。

心理学研究表明,0-6岁和7岁是神经系统结构发展、心理发展、生理发展、知觉发展和运动发展的重要时期。教育和康复中的早期发现、早期干预和早期干预有利于特殊儿童的成长。

因此,谢明建议在教育部的统一管理和CDPF省的帮助和支持下,打破特殊儿童早期教育和康复的界限。原CDPF举办的特殊幼儿教育康复机构,经教育部门考核合格后,由教育部门发给办学许可证。教育署可聘请有关专家组成评估小组,对这些院校进行评估。教师



伽师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orrameu.com 技术支持:伽师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