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师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互联网金融新政落地

上周六,业界期待已久的

《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终于发布。意见对互联网金融涉及的支付、同业拆借、股权众筹、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提出了相应的监管要求。从这开始,互联网金融的长期野蛮增长时代已经结束,不符合要求和标准的企业将面临淘汰。

opinion首先对互联网金融做出了正式定义。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融资、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的新型金融业务模式。

一些分析家认为上述定义有隐藏的意义。传统金融机构排在互联网企业的前面。可以看出,互联网企业不仅因其金融活动而得到认可,而且监管机构鼓励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和消费金融等传统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开展互联网金融服务。

该意见还明确划分了不同业务的监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负责监管网上支付业务,银监会负责监管P2P贷款业务、互联网信托业务和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中国证监会负责监管股权众筹业务和互联网基金销售业务,中国保监会负责监管互联网保险业务。

此前,互联网金融一般由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监管。今天,上帝属于上帝,凯撒属于凯撒。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例如,在网站上注册的恶意P2P平台是否已经通过了正式的工商注册程序,是否已经通过了“绿灯”,一目了然。因为当检查P2P平台公司的资质时,很容易看出新来者是否不好。

综上所述,意见对互联网支付、P2P、网上银行、网络保险、股权众筹、网络信托等具体领域的要求将对这些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产生深远影响。

第三方支付或影响

意见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与其他机构合作时应明确界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虽然本文还没有明确界定网上支付的权利和义务,但也暗示了网上支付不能胡作非为,随便摸别人的蛋糕,比如抢传统银行的生意。

事实上,网络支付公司一直都很谨慎。例如,支付宝离开了生产线,每一步都走在薄冰上。

意见指出,除另有规定外,应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金融机构作为资金存管机构,对客户资金进行管理和监督,实现客户资金和员工自有资金的单独账户管理。客户资金存款账户应接受独立审计,审计结果应向客户披露。中国人民银行和金融监管部门应当按照职责分工实施监管,并制定相关监管规则。

yeepay CEO唐斌(微博)对此表示,如果很难规定只有银行金融机构才能存款,这既不符合当前网上贷款市场的现实,也不具备快速反应的能力,也不利于未来的发展。

唐斌认为,银行普遍不感兴趣,没有支持P2P托管的快速响应能力,相关政策应该灵活。

一些分析师指出,这一指引主要是为了规范第三方支付的操作,即第三方支付不应该抢银行业务,而应该注重小额、快速、小额支付,资金托管不应该做,应该由银行直接办理。

显然,对于向企业支付大笔款项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说,这是个坏消息,比如快钱、现金、汇款到世界各地等。

P2P将无法提供担保,破产的浪潮即将来临。

在点对点借贷中,观点已经被明确定义。点对点借贷只包括点对点

在中国,由于人们没有良好的借款习惯,绝大多数人在央行的信用报告系统中没有记录,而且由于没有强有力的信用数据可供参考,借款人和贷款人都不知道对方的详细情况,因此双方很难达成贷款。

为了促进双方的合作,P2P平台必须为借款人承担信用背书,即平台对用户的资金负责。然而,一旦有了无法承担的责任,就必须选择逃避。

随着意见的公布,P2P平台将无法提供保证。换句话说,P2P平台将不再对投资者的资金负责。即使这些资金无法赎回,P2P平台也没有义务为它们买单。

此外,拍卖与贷款CEO张军指出,就目前情况而言,这一意见发布后,P2P行业的劣质硬币肯定会被淘汰,大量不符合标准的平台将迅速逃离,这很可能引发P2P“决胜”热潮。

张军提醒投资者,他们必须尽快退出监管风险较高的平台。如果这些平台不能继续运行并选择运行,将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损失。

网络银行不能移动传统银行的奶酪。

关于网上小额贷款,意见指出网上小额贷款应符合现有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规定,充分发挥网上贷款的优势。

伟忠银行和网通银行此前都表示不会发放大额贷款。蚂蚁金融服务公司CEO彭磊表示,该网商银行的贷款金额不会超过100万元。伟忠银行副行长黄黎明也表示,伟忠银行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发放住房贷款等大额贷款。

随着意见的发表,对网上银行只发放小额贷款的深入考虑也开始浮出水面。从某种程度上说,网上银行实际上并不不愿意发放大额贷款,只是因为政策压力而无法发放。

这意味着网上银行不能直接从传统银行手中攫取最大的一块蛋糕。

在定位方面,伟忠银行和网通银行都一再强调,他们不会触及高净值人群的前20%,而只会为剩余的80%长尾客户服务。前者是传统银行赖以生存的基础。然而,大额贷款主要来自高净值人群的前20%,因此网上银行只能在网上发放小额贷款。

此外,在渠道上,伟忠银行和网通银行只从纯线路开始,与传统银行没有任何交集。

本质上,监管者希望网上银行成为传统银行的有效补充,而不是破坏者。

伟忠银行开业半年多,推出个人小额信贷产品“小额信贷”,贷款金额不超过20万元。它已经在手机上登录了QQ钱包,据了解很快就会登录微信平台。此前,伟忠银行仍有两款产品因各种原因尚未正式推出。

网上商业银行于6月25日开业,尚未发布任何产品。

双方最担心的问题是如何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网通银行行长余胜发甚至对伟忠银行表示同情。他认为伟忠银行已经开业半年了,但只有一种小额信贷产品“小额信贷”,对极少数客户开放。秘密在于没有账户体系。

一些参与人脸识别技术的人说,“刷脸”的开户目前在技术上已经实现。通过技术识别,它甚至可能比人工识别更可靠。然而,出于安全考虑,监管层尚未发布。

互联网保险许可证贬值并进入混战模式。

关于网络保险,意见明确指出,中国保监会负责监管网络保险业务,专业网络保险公司应坚持服务网络经济活动的基本方向,提供有针对性的保险服务。

在国内网络保险市场,目前有腾讯、阿里巴巴、平安集团共同出资的中安保险、泰康人寿等发起的泰康在线财产保险、保险特约销售平台泰康特别保险

忠安保险目前的业务方向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服务于互联网生态、基于互联网场景设计的产品;第二是直接用户的保险产品。此外,还有创新的产品创造与跨界和空白领域。这与意见要求的互联网经济活动定位基本一致。

一些投资者认为,平安保险近500亿元的估值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牌照的价值。这与过去第三方支付许可证的发放是一样的,互联网保险的许可证将会越来越多。减薄是最昂贵的事情,而原来的车牌的价值会逐渐降低。

三家注册互联网保险公司的核定业务范围主要包括运费保险、信用保证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健康保险、家庭财产保险、企业财产保险等。与忠安获准设立时允许的经营范围基本相同。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安保险将同时欢迎三大竞争对手。

然而,中安保险CEO陈进告诉腾讯科技,如果更多的人一起这样做,走这条0-1的探索之路,这种变化会更大,中安保险服务互联网生态和更好的保险服务的初衷可以更早实现。

从“互联网金融”的定义中可以看出,监管者鼓励传统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开展新业务,泰康人寿或许是代表性企业之一。

泰康在线财产保险由泰康人寿等公司发起。后者在传统保险业有近20年的运营经验,将在泰康在线财产保险中得到充分利用。从人员调配的角度来看,泰康在线财产保险的核心管理来自泰康人寿的顶层。泰康人寿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经纶拟担任董事长,泰康人寿副总裁兼创新事业部总经理汪道南拟担任总裁。

至于泰康为何不使用互联网进行人寿保险,一些分析师认为泰康在传统人寿保险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但人寿保险因情况不同而因人而异,很难一概而论。因此,标准化的财产保险产品更适合网上销售。

易安财产保险公司的另一个新注册的大股东尹志杰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同时,尹志杰也是北京华道信用调查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后者于今年1月被列为“开展个人信用调查准备工作的机构名单”。信用许可证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颁发。一旦北京华道信用参考有限公司成功获得信用参考许可证,就意味着银之杰将成为唯一持有两个信用参考和网络保险许可证的a股公司,这可能推高其股价。

安信保险表示,未来将依靠互联网开展保险业务,不会设立线下分支机构。未来将以个人汽车保险、小微企业财产保险和责任保险为主营业务。

股权众筹仍然是富人的特权。

在股权众筹方面,意见明确指导其业务分类,要求股权众筹必须通过中介平台,股权众筹应该面向小微企业。

其次,该意见还明确表示,众筹将成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京东金融官员认为,这是对众筹的认可,也承认了众筹的法律地位。

自2015年以来,股权众筹已经成为巨头们的竞争领域。

今年3月底,京东股权众筹平台的“所有者”正式上线。京东对6月16日股权众筹的反应非同凡响,在“所有者”平台上的股权融资项目总额达到2.66亿元。

京东众包总监林大晋告诉腾讯科技,京东众包项目大多是第一轮,已经在TMT、智能硬件、文化创意、O2O等领域蓬勃发展。

金色蚂蚁套装也不甘示弱。六月中旬,一个

然而,今年上半年,股权众筹项目的完成率仅为7.14%,成功率仅为20%。这也是为什么意见要求股票众筹投资者具备相应的风险承受能力。

事实上,早在2014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就发布了《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初步界定了股权众筹的性质、投资者的门槛和融资者的准入范围。

管理措施要求股权众筹以非公开方式进行。投资者必须是特定对象,即符合股权众筹平台验证办法规定条件的实名注册用户。投资者总数不得超过200人。股权众筹平台只能向实名注册用户推荐项目信息,不得兼营个人点对点贷款(即P2P点对点贷款)或在线小额贷款业务。参与股权众筹的投资者(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100万元,或者个人近3年平均年收入不低于30万元。

上周六发布的指导意见没有对管理措施要求的投资者和个人资产或收入的最高限额提出新的规定。

一些业内人士指出众筹的关键是“众筹”。要求投资者总数不超过200人是投资者走向通用风险投资的一大绊脚石。一旦监管实施,股权众筹平台就再也不敢冒险违规,因为一旦一个项目有200多名投资者,就可能被定义为“非法集资”。

此外,一些业内人士指出了股权众筹对个人资产和收入要求的不合理性。

一方面,投资者标准太高,这几乎完全消除了中低收入阶层参与的可能性。本质上,它不再是互联网众筹,而是更像私募。另一方面,互联网业务本身应该得到一个小而分散的长尾市场的支持,只依赖20%的精英,这违背了互联网业务的发展规律。

为什么没有互联网信任?

对于网络信任,意见提出了许多要求。然而,目前还没有特别成熟的互联网信托公司。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在许多领域分布广泛,但它们也没有涉足这个领域。

关键是信任门槛很高,需要100多万元才能开始投票,这已经把大多数人拒之门外。

与此同时,信任产品很难通过互联网吸引用户。首先,通过互联网投资信托产品风险更大;其次,在中国,投资100万元以上的人口主要是中年以上,对互联网不敏感。

此外,也有人认为互联网信任门槛很高,客户都是高净值人士,与传统银行所依赖的人的吻合度极高。一旦信任是基于互联网的,它肯定会侵犯传统银行的业务。因此,很难获得信任许可证。

信托行业测试水互联网本身非常矛盾。如果你不拥抱互联网,你可能会永远错过这个大好机会。在拥抱互联网的同时,我们面临着一个无法开始的局面。

信任显然是普通大众无法企及的。因此,一些互联网金融企业已经开始使用信托的方式,比如拆分信托产品,然后挂在网站上以团购的形式出售。至少每个1000元的人都可以开始投票。这种通过降低信托购买门槛来销售产品的方式使中产阶级和白领能够享受信托的稳定性和高收入。

但是,目前的做法违反了《信托法》中的许多法律法规,如“对合格投资者的限制”、“信托产品不能分割和转移”、“资金不能转移”。因此,许多从事这一业务的网站被监管机构叫停。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我的立场

youtube.com



伽师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orrameu.com 技术支持:伽师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