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师新闻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零壹空间:80后小伙创业造火箭,要成为中国的Space X

作为80后,我曾经投资联想控股和航天工业基金,但我仍然坚定地选择了创业之路,尽管我周围的许多朋友都反对。

有趣的是,起初反对我的同事们,在听了我仔细解释我的想法后,支持了我,并鼓励我成为零一俱乐部的天使投资者。12月24日,该公司以肖春资本为首。联想之星和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集团共同投资1000多万元进行天使轮融资。

零一俱乐部是一家私人公司,为小型航天器(如商用微型卫星)提供独家发射服务。它的主要产品是运载微型卫星的火箭。

在过去,私营企业做国家或军队应该做的事情是不可想象的。然而,你会发现从去年到今年,中国出现了一些新兴的私人火箭公司。我所看到的是,今年5月,习近平主席将国防和民用技术的一体化发展提高到国家战略的水平,自去年以来,该国在火箭下游市场的微型卫星领域解除了对社会资本的管制。发射微型卫星已经成为你我可以做的事情。只要我们找到合适的火箭公司为你服务,这听起来酷吗?

这不是空中楼阁。与中国起步阶段相比,美国私营航天服务业已经进入蓬勃发展的成熟阶段。例如,美国最大的两家火箭公司SpaceX和BlueOrigin占据了全球私人火箭发射市场的90%以上。甚至台湾和马来西亚也在寻找太空探索公司来发射火箭。蓝色起源(BlueOrigin)的NewShepard火箭和SpaceX的Falcon9火箭在过去两天的最新技术都已经意识到火箭发射后可以回收的程度。

我认为中国现在的火箭市场就像2007年新疆无人机成立时的情况。这是进入这一领域的最合适的时机,所以在不进行早期技术研发的情况下,在后期释放市场潜力为时已晚。然而,我也认为火箭领域属于硬技术,这不同于互联网行业的突然变化。我们于2015年8月正式成立。预计我们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努力工作。

成本减半

火箭在资本投资和团队技术投资方面比飞机和汽车产品更可控,但它仍然是一个门槛高、技术壁垒高的行业。这正是我们所珍视的。

我们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经过两到三年的研发,到2018年将第一个卫星火箭产品投入生产。

建造一个像“大房子”一样的30米高的火箭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包括飞机的总体设计、结构、轨迹、制导、姿态控制、遥测和安全等九大系统。“大房子”也应该被点燃,飞到离大气层500公里的高度,同时确保飞船具有每秒7.9公里的终端速度,以实现货物、人员、卫星和飞船的轨道飞行。这是一项艰难的技术,技术壁垒和投资门槛的高度不言而喻。以美国的SpaceX为例。今天六月底,国际空间站的货物发射发生爆炸。然而,顾客仍然来找我们。这是因为该行业特别重视技术积累。作为一个已经积累了十多年的老企业,在行业内享有良好的声誉,下游市场仍然受到青睐。

自去年以来,这个国家大约有10家私营火箭公司。自今年上半年成立以来,我们的竞争优势是什么?首先,我们的R&D团队远远领先于中国其他类似的公司。

与其他行业不同,火箭技术壁垒非常高。如果你想创办一家私人火箭公司,你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方向、技术和资本。在此之前,它们都是由政府或军队控制的地区,但它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积累了,更不用说工程师了,甚至连基本数据都找不到。我们的团队中充满了火箭研发方面的老专家,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取得了50年的火箭研发经验。目前,它仍在吸收新的力量,包括高素质的特殊人才,如那些赢得奥运金牌的我

其次,关键在于下游微型卫星产业是产品的第一目标。目前,有两个主要的痛点。一是私人卫星仍然无法获得定期发射服务。以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长光研究所)为例。它的目标是到2020年发射66个卫星网络。按照原来申报国家项目和遵循军事程序的制度,由于国有上游火箭企业的主战场一直是国家政府和军队,为了确保向政府和军队提供的交付服务万无一失,它不愿意接受商业发射订单,当时中国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商业火箭发射服务提供商,这意味着长光不能保证享受定期发射服务。这将给其商业模式的运作带来巨大风险。如果它想向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出售连续遥感卫星图像,就需要卫星网络来实现。一旦卫星网络无法组装,结果是不可想象的。之所以这是最好的开始时间,是因为在原有的政府和军事主导体制与新的商业体制的交汇处,国家大力倡导商业空间的发展,相关领导也在组织编写我国第一部《商业空间法》。

第二个问题是发射的成本。一家私人卫星企业曾开玩笑说,如果成本降低一半,我宁愿发射10次,下降一次,也不愿保证10次都成功。因为高发射成本是业内不争的事实,以新西兰公司火箭实验室(Rocket-Lab)提供的cubesat发射服务为例,其目前的发射成本为每公斤50,000-80,000美元,即每公斤300,000-480,000元人民币,而中国满足军方快速反应需求的长征11号发射成本为每公斤150,000-200,000元人民币,而商业公司对成本控制要求较高。这就是为什么说上述戏谑。

我们的目标是在确保高可靠性的基础上,将首枚火箭产品的成本比2018年的同类产品降低一半。如果实现,这将是国内外航空航天技术的一大飞跃。

想成为中国的太空探索公司

虽然我们已经为两三年的艰苦工作做好了准备,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运作可以放松。这些产品要到2018年才能投入生产。我们已经与几家卫星公司进行了会谈,并有很好的合作意向。我们预计在2017年与一些下游公司达成正式协议。我预计,当我们的第一个产品投入生产时,也就是2018年左右,微型卫星和小型运载火箭市场将迎来一个爆发期,这是最合适的时间点。

值得注意的是,良好的发射记录也是微型卫星客户评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坦率地说,我们也属于服务行业,是提供卫星等服务的火箭发射服务提供商。只要我们的第一个产品能够投入生产并成功运载卫星,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朝着成功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们的想法是在确保高可靠性的基础上追求更多的新技术,这对下游用户也很有吸引力。

我们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到2018年将成本降低到每公斤10万元人民币。至于成本为何如此之低,主要原因是尽管中国火箭工业仍处于成长阶段,只要研发技术到位,它就会在中国制造的土壤上迅速开花结果,包括原材料和人员成本。此外,还有非常好的市场机会和政策改革的红利机会,如微型卫星和巨大国内市场的两大痛点,国家发展商业空间的政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创业的三个要素,如方向、技术和资本方面有良好的积累和起点。因此,我们对这一目标充满信心。

当然,我们在资本和政策层面也面临巨大压力。一方面,就像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对国内商业航天公司的大力支持一样,我们也期望在国家一级有更详细的支持政策。另一方面,运载火箭是一项资本密集型的事业。我们也欢迎更有影响力的企业家

youtube.com



伽师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orrameu.com 技术支持:伽师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