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师新闻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被疫情短期冰封后成都楼市等待春天

《中国日报》见习记者秦嘉丽|成都报道

杨光已经有近半个月没有“开张”了。经过3年的成都房地产营销,往年春节前后的销售额可以占到全年份额的10%-20%。“我去年4号正常上班。理论上,春节期间总会有购房者回家,市场不会太糟糕。今年我们不敢搬家。尽管公司要求在2月10日复工,但我们仍在等待正式开业的通知。”

像所有试图在严格控制疫情的情况下打破僵局的房地产公司一样,杨光的公司暂时将营销摊位放到了网上。但他并不以为然:“如果你买了房子,我会发给你一个程序链接,你会为此支付几十万元吗?所以理解我们的困难!”

今年春节期间,成都是因疫情爆发而暂停商品房销售办公室开业的50多个城市之一。1月25日,成都市住房和房地产协会要求,从现在起,所有开发企业不得向公众开放其商品房销售部门(案件现场),并做好现场消毒和卫生防疫工作。

直到元宵节,这里的防疫和控制工作有增无减。2月7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发出通知,要求全市城市住宅小区(院落)和农村分散住宅做好封闭管理工作,所有进出市区的人员必须出示有效证件。大多数公民就“他们是否能出去”达成了共识。

2月10日,许多住宅企业开始复工。他们检查了泄放板,稳定了士气。他们认为,当疫情缓解时,将是光明未来的时候了。记者了解到,成都很多房地产销售中心原本计划春节期间正常开业。同时,针对融创地产、龙湖地产、保利地产、万科地产、世茂地产等众多开发商的回头客推出各种促销活动,提前提供购房折扣、参观仪式、交易仪式、热身活动、春节收市时间、春节商品节等。

直到1月中旬,这里的新房成交量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据成都市住房和建设局网站报道,第三周(1月13日至19日),全成都共售出5721套网络招牌,面积75.6万平方米,比上周增长37.89%。

疫情的突然爆发让原本良好的春节楼市戛然而止。卖方不仅变得“无能为力”,买方也变得“粗心大意”。

“蓉票”三年来,丁力终于攒够了丈夫的钱。2019年下半年,他们一次性支付近70万元,在成都双流区购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父母双方都互相支持,我和丈夫也存了钱,所以我们没有抵押贷款。虽然离市中心很远,但平均价格超过8000元/平方米,性价比已经不错了。”

丁力说,许多像她这样年纪的人急于像她一样买自己的房子,他们都有资格买房子,因为他们有多年的社会保障金。他们手里有一些积蓄,关心房地产市场和八佰伴:“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看市场,但当疫情爆发时,他们都躲开了。”根据“新房不能空”的习俗,丁力原本计划在成都买房后过第一个新年。后来,当他听说疫情更加凶猛时,他在大年初四连夜驱车回到了他在资阳的家乡。

数据显示,今年1月,成都共售出新房,同比下降28.82%,同比下降7.25%。成交面积为206.5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7.02%,同比下降2.31%。

离线销售被“冻结”。许多住宅企业已经转向在线自助服务,并开始通过在线销售作为重要参与者进入行业视野,在线销售通过虚拟现实和现场观看全年提供辅助功能。

各种小程序或网页,以“碧桂园中的凤凰云”、“龙湖你享家”、“荣创幸福”为代表

直到1月中旬,这里的新房成交量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据成都市住房和建设局网站报道,第三周(1月13日至19日),全成都共售出5721套网络招牌,面积75.6万平方米,比上周增长37.89%。

“长期影响不大,要做好准备”

在杨光的微信同事中,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看法:“这种流行病将在短期内对房地产市场产生巨大影响,在长期内不会产生过度影响。”“一个城市,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全国各地都需要调整,以避免房地产市场的崩溃”。

基于新的一线城市释放的潜力,杨光仍然对他未来的房地产销售持乐观态度。“说实话,我认为成都的房价肯定会稳步上涨。毕竟,这是一个巨大的需求,对外国人和住房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他说,“在过去的两年里,成都的房地产市场实际上每个月都有一个小的高峰期,市场相对稳定。与2016年之前相比,它并没有更多地依靠“金、三银、四”和“金、九银、十”来增强实力。

成都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可以追溯到2017年。那年3月,当地政府出台了“有史以来最严格的限购政策”。购房者必须在限制区内有户籍或在限制区内有稳定的工作,并连续缴纳社会保险24个月以上。购买限制已经扩大到11个地区。二手房第一次被视为限制对象。同年7月,成都出台“12条新人才政策”,鼓励产业人才落户。也是在今年,成都房价进入快速上涨区间,商品房平均价格从1月份的8674元/平方米上涨到年底的8600元/平方米。

2019年,这里的常住人口将超过1630万,在《2019年度人才资本趋势报告》人才吸引方面领先于新的一线城市。与此同时,四川21个当地市县的人口以及邻近的云南、贵州、甘肃等地的外来人口也在聚集。强大的“荣朴”力量正在崛起。

在高房价之前,关于房客的故事并不少见。2017年,在成都做个体餐饮的马秀芳在新都区买了一套二手房。当时,他正赶上成都房价的上涨和限购政策的出台。“家里的儿子还年轻,没有抵押贷款资格。如果这个年轻人想要一所房子住,我们会给他买一所房子,即使很难。”马秀芳告诉记者,他的家乡位于四川省内江市。过去,他的大多数朋友计划在成都买房。后来,许多人回到县城买房,因为他们的家乡已经有了一列平均价格为每平方米5000到6000元的子弹头列车。它们都是很好的房子!”

出租车司机宋志军认为他已经抓住了买房子的好时机。2000年,宋志军离开他的家乡四川资阳,去成都发展。“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蹬三轮车。当时,成都的人力三轮车不得不立案,并要求司机在成都开一个账户。我为此筹集了20,000元,并获得了当地账户。大约在2005年,成都完全禁止了三轮车,政府给了我们10年的社会保障作为补偿。我也开始改变自己的职业,开了十多年的出租车。”宋志军告诉记者,“我是成都的一员,有户口,没有住房,所以后来我有资格购买经济适用房。”

2011年,宋志军在成华区以80多平方米的贷款购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平均价格约为3600元/平方米。到目前为止,同一地区每平方米的二手房价格已经超过1万元。

与往年不同,从春节的第一天到春节的第九天,宋志军只打车一次。平时,出租车公司附属于该公司,两个老板在一辆车内工作,每24小时轮班一次。宋志军从不轻易休息。“我在第三年的第三天出去跑步,没人接电话在家呆一会儿。”

宋志军的第二个女儿在成都一家建筑公司做工程造价工程师。她原本计划在2月10日恢复工作,但现在暂时改在家里上网工作。她告诉记者:“我们属于真正的行业,并不比能在网上大规模工作的互联网技术公司好多少。尽管几年前有几个项目没有启动,但所有能够到达岗位的同事都时刻准备着。”

2月10日,马萨诸塞州



伽师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orrameu.com 技术支持:伽师新闻网 | 网站地图